《老老年》于谦醉酒版汾河湾同场相声演出,老郭说错词,于谦提醒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于谦

传统相声《老老年》是19世纪20~30年代创作的相声 据说是相声大师张寿臣创作这段《老老年》是和于谦醉酒版《汾河湾》同场演出中的一段,是郭德纲于谦说传统相声之一。

经典包袱如下:1、坐在家里看着五百块钱乐出来,你那病500块钱治不好。2、注意保暖,饱暖思淫欲。3、晚上去找羊,有大串,有小串。4、你背过秃子谱啊?

老郭说错词,于谦提醒:

老郭:一场秋雨一场寒,常常秋雨要衣衫。

于谦:加衣衫。

《老老年》于谦醉酒版汾河湾同场相声演出,老郭说错词,于谦提醒。

老老年是传统段子,老郭每次说的内容也不怎么一致,都有出入。下面是《老老年》传统段子的台词:

甲:老老年那年月好啊。就说乾隆年间吧,“乾隆年乾隆年,遍地都是银子钱。乾隆年,笑呵呵,一个制钱儿俩饽饽。三日一风,五日一雨,风不折(zhe)折(she)林木,雨不打伤禾苗,马放南山,刀枪入库,太平景象。”那年月就是好过得多,先拿天气来说吧。
乙:天气怎么样?
甲:不是有那么句话么:“该冷不冷,不成年景;该热不热,黎民有祸。”在老老年天气冷是真冷,热是真热。
乙:怎么呢?
甲:冷的时候,三九天冷得你不敢出门。出门也行,像你这身体,得多穿衣裳,棉裤棉袄,皮套裤,小皮袄,大皮袄,外罩皮斗篷,皮帽子皮靴皮手套,还得揣得手,见人说话都不敢握握手。
乙:怕什么?
甲:怕什么?手上有汗,俩人一握手,凉风一吹,冻一块儿啦。
乙:噢。
甲:等过年开春儿再说吧。
乙:等不了。
甲:赶紧到茶馆儿,弄壶开水一浇,趁热儿,啪!开了。古语说“浇朋友”“浇朋友”的。这是冷。
乙:热呢?
甲:热真热,热得白天不敢出门。街上铺子挂的锡鑞幌子,晒化了,往下滴答锡鑞。放鸡放鸭子放羊都得赶阴天。要不,毒太阳一晒,呼——全给烧死了。
乙:那都扔了吧。
甲:哪能扔啊。那也能吃啊,烧鸡烧鸭子烧羊肉,都是那年月留下的嘛。
乙:人呢?
甲:人白天都不敢出门,有事晚上办。白天打太阳底下一过,呼啦一下,头发都没有了。大秃子就是那年月留下的。
乙:噢,那怎么有的这头里秃后头不秃呢?
甲:那也是烧的。这位看着阴天了,想趁阴天出门儿办点事。一拉门一迈步哇,太阳出来了,呼啦!把头里烧了,后头没烧着,所以头里秃,后头不秃。
乙:那头里不秃后头秃的呢?
甲:头里不秃,后头秃,那也是烧的。阴天,出去办事去啦,眼看太阳要出来,赶紧往家跑,刚迈进家门一条腿,太阳出来了,呼啦!把后头烧着了,前头没烧着。所以后头秃,前头不秃。
乙:那有的这块儿有头发,那块儿没头发呢?
甲:也是烧的。这位也赶上阴天,办完事往回走。走着走着,了不得了,云彩薄了,太阳要露头。怎么办,到树底下站会儿吧。说话太阳呼地就出来了,树叶儿挡着的地方没晒着,没挡着的就晒了去了。
乙:冷是这么冷,热是这么热,那年月不好过啊。
甲:那年月好过。下雨不是下雨,下香油。“春雨贵如油,黎民百姓不发愁”嘛。
乙:“春油贵如油”,就那么句话,“春雨春雨,庄稼得意(读上声)”。
甲:好些东西都是那年月留下的:油布,油靴,你说那年月要是不下香油,是使什么油的?
乙:下霜呢?
甲:盐啊,小盐(严)霜儿嘛。“小严霜单打独根草”,就是下盐。
乙:下雹子?
甲:疙瘩汤。
乙:下露水?
甲:醋啊,吃疙瘩汤不得搁醋吗?
乙:刮风?
甲:外撒胡椒面。
乙:打闪呢?
甲:打闪,溜面呢,把儿条。
乙:打雷呢?
甲:打雷您就甭吃啦,——锅碎了。
乙:锅碎了?
甲:打雷就是磨面哪。
乙:下雪呢?
甲:下雪下白面。
乙:下白面?
甲:不是有那么句话——下雪,老太太出来:“撮白面来!”那年月真下白面。
乙:刚才您不是说打雷是磨面吗?这冬天不打雷呀!
甲:夏天磨完了,冬天往下下。
乙:真有的说啊,面也分三六九等呢。
甲:对,有好有坏。
乙:这头路高白?
甲:下在城楼子上了——九丈九,撮着费点儿事。
乙:二路面?
甲:下在房上了,次一点儿。
乙:伏地面?
甲:下地上了。
乙:黄面?
甲:下黄村了。
乙:豆面?
甲:下窦店了。窦店、窦张庄,过去都是接豆面的地方。
乙:荞面?
甲:下桥上了。天桥,前门桥,后门桥,芦沟桥,现在走车马走人了,从前都是接荞面的。
乙:江米面呢?
甲:下江米巷了。
乙:是交民巷。
甲:现在叫交民巷,那会儿叫江米巷。
乙:黑面呢?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